你的位置:甘肃君谙律师事务所 > 厂房设备 > 演过女主也“打过酱油” 《人世间》中,徐百慧“让角色发了光”
演过女主也“打过酱油” 《人世间》中,徐百慧“让角色发了光”
发布日期:2022-08-03 20:34    点击次数:134

从业以来,演过女主角,也“打过酱油”,有人说徐百慧离大红大紫就差一部剧,但这从来都不是她所追求的。

在热播剧《人世间》中,演员徐百慧塑造的平民女性于虹,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近日徐百慧做客北京青年报《娱见》节目,讲述了她与《人世间》以及于虹之间发生的故事。

出道18年,出演过《我的儿子是奇葩》《产科医生》《风云年代》《芈月传》等热播剧,这一次的《人世间》,徐百慧“让角色发了光”,也真正让她对戏、对人生有了更完整、精准的理解和把控。即使没有大红大紫,没有演主角,徐百慧也从来没把自己当成配角。

“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角色要一个一个地演,一定要记住作为女孩子,喜欢自己比喜欢世界重要。”

与《人世间》于虹差点擦肩而过 最终“让角色发了光”

在《人世间》中,徐百慧饰演平凡的底层妇女于虹,这个人物可谓尝尽了生活的各种苦:经历下岗,不得不去洗浴中心做脏活、累活,丈夫赶超患上尿毒症,肩上的担子瞬间压了下来,紧接着又经历丈夫离世,生活的和心灵的双重重创,她以一己之力扛下,独自抚养儿子长大。温柔而坚毅是这个角色的性格特征,于虹赚足了观众的眼泪,而徐百慧的演绎,收获了观众好评,“让角色发了光。”

演员和角色之间有时候也需要缘分,比如徐百慧和于虹。最初徐百慧接到的角色是吴倩(周秉昆发小国庆的妻子),于虹则由饰吴倩的演员演。剧本围读的时候,导演发现徐百慧“离吴倩太远了”,开拍前一天,李路导演把两位演员对调了,才有了观众看到的于虹。

“拍完之后,导演就说当时把你们俩对调是对的。可能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我一直在讲不是演员找角色,其实是角色找演员,似乎有一种奇妙的东西在其中。”

这个角色也是让徐百慧心疼并且敬佩的一个人物,而且很多观众都有这样的感受。不久前雷佳音还跟徐百慧说起这样一件事:我妈看我的戏都没哭,看到赶超去世后,第二天于虹挣扎着起床要去上班,我妈一边哭一边说一个女人带着儿子接下来该怎么办?太难了。

徐百慧知道于虹的经历赚足了观众眼泪,但她听了雷佳音讲了这件事,还是既感动又感伤。

“丈夫去世独自带着孩子,要承受多大的压力?这样的女人我还是挺敬佩的。这是一个太接地气的人物,真实到可能离自己真的很远,我只能让这个角色带领着我往前走。”

从小就听父母讲过去的故事 摆脱洋气素颜出镜

徐百慧说,《人世间》讲的是东北发生的故事,自己就是东北人,虽然没有生活在那个年代,但讲的正是父辈的故事,多少会有印象,唯一不能理解的就是那个年代那种匮乏的状态,“我们可能体会不到,我们能够只能去想象,但没法感同身受。”

徐百慧的父母都是知识青年都曾经历上山下乡,她从小就听父母讲过去的故事,那个年代除了吃不饱,一家人还挤在几平米的小房子里,睡在一张炕上,“我爸说他家的房子比周秉昆家那房子还破,周秉昆全家睡在一起,中间还有很大的空隙,我爸爸说他小时候全家挤在一张炕上,完全没有空隙。”

接到于虹的角色,徐百慧首先想到要先去掉自己身上洋气的部分,素颜出镜,甚至要扮丑。“你不要想自己好不好看,那个年代生活在底层的妇女很不容易,每天想到的就是怎么能撑起这个家、把儿子抚养长大,别的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我觉得要表达人物身上的一种破碎感、无奈感。导演也是那个年代的人,我们的道具完全还原,演员生活在这个环境里,自然而然就找到那种感觉了。”

在徐百慧看来,于虹是一个“温柔的生活的战士”,首先是贤妻良母,爱家爱孩子,也热爱生活。在家里的变故没有那么大的时候,也是很爱漂亮的一个女人。而于虹身上坚强向上的部分,与自己是共通的,不同的是自己没有经历过于虹经历的那个年代,所以就努力把自己和角色重合的部分放大。

有观众评价,《人世间》中的三对夫妇,就像是剧组临时从东北大街上拉来的人一样,非常有代入感。徐百慧说,这也说明演员们塑造人物的成功,上海维思智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让所有人都不愿意去忽略每一个所谓的配角。

“一部剧的成功是所有人的成功,包括台前的幕后,大家觉得你们演的太好了,让我们数度落泪,其实我们本身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首先有这么好的作品,这么优秀的导演,还有这么好的团队,是这些成就了我们。”

演员大半都是东北人 “六小君子”难分戏里戏外

《人世间》的故事发生地在东北,演员几乎也有一半来自东北,比如雷佳音、宋佳、隋俊波、张凯丽、王阳等,因为他们熟悉东北生活,尤其是讲话腔调自带东北音,更符合人物性格特征。

徐百慧就是土生土长的长春人,在她看来,东北人演东北人,更容易塑造角色,让演员和角色浑然天成,并且她觉得东北话有一种天然的喜感和亲近感,“在剧组大家互相飙方言,殷桃是重庆人,也跟着我们一起说东北话,经常冒出一句:干啥、咋整。演赶超的宋楚炎是北京人,他每次拍戏的时候压力特别大,经常问我们东北话怎么讲,他很努力在讲,但还是有很重的北京味。他有一句台词是:我就希望结交一些这样式儿的朋友,其实我们都不这么说,他特意说‘这样式(se)儿’,还挺有意思的。”

徐百慧回忆,当时拍戏的时候,剧组的氛围非常好,因为大家年纪相仿,大部分都在东北长大,没有戏也不会离开片场,就聚在帐篷里聊小时候的事,聊看什么动画片、看金庸哪部小说,一起讨论好吃的,把剧中“六小君子”的感情延续到了戏外。

“剧里的六小君子到了戏外依然很亲近,拍戏的时候贫,不拍戏的时候也贫,经常那边开拍了,我们这边还叽叽喳喳的。我们每天变着法的想要吃什么,因为在片场比较紧张,所以就把好吃的叫到现场,我们东北人爱吃蚕蛹,那对我们来说就是美味,但南方人不太敢吃。总之这个剧是生活跟戏结合得非常紧密的一个,你会分不清在戏里还是戏外。”

在第46集中,秉昆案开审,坐在审判长席位上的,正是原著作者梁晓声。网友评价:梁晓声的出现,给这一场戏奠定了一个定海神针。

徐百慧的印象中,梁老师是一个细腻腼腆的人,最初导演就定下审判长这个角色请梁晓声来客串,而梁晓声本人却是硬着头皮上,感到难为情,好在戏份不多,最终顺利完成。“后来梁老师看了成片之后,他说我真的是不能忍受我的形象出现在这个镜头里,亏了戏少,戏多的话就完了。他特别可爱,就像一个孩子一样。”

被称“剧抛脸” 特别想尝试一回大反派

徐百慧主演的另一部电视剧《问天》前段时间也在央视一套热播,在剧中她饰演空间载荷专家林青,与于虹的角色截然不同,很多人甚至都没认出这就是演过于虹的徐百慧,网友评价这两个角色反差巨大,徐百慧却能切换自如,真可谓“剧抛脸”。

徐百慧自己很喜欢也很享受这种转换,如果这种转换让观众毫无违和感,也就说明自己成功了。

“这应该是演员最开心的一个部分,如果塑造角色千人一面,演什么都一样,观众还有什么期待呢?我觉得演员的最高境界是演什么是什么。因为一般情况都是角色来选择你,你不可能永远去选择角色,作为演员在不同角色里切换,给观众带去不一样的视听感受,这是最幸福的,也是我们的一个终极的目标。”

徐百慧表示,她特别想要尝试演一回大反派,而且今年就有可能。

被演戏耽误了的歌手 愿有生之年演一部音乐剧

徐百慧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从小喜欢音乐的她,最初的梦想是当歌手,高中毕业时,父母希望她去美国学医,但因9.11事件导致签证被退而留在了国内,失落之余,计划再复读一年筹备下一年的高考。

原以为自己与音乐再无缘,同时为了纪念17岁的时光,徐百慧想要录制一张属于自己的专辑。却不料录音棚里的监制老师发现徐百慧有做演员的潜质,便鼓励她报考中央戏剧学院。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徐百慧只身到北京,在2002年顺利考入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

“完全没有办法去规划,一下就从一个极端到了另外一个极端,背后永远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着,没想到会遇到这样一位老师也是我的伯乐。其实都是命运的安排,有的时候不是自己的选择,也是误打误撞进入这一行的。我一直觉得其实命运的安排是对的,让我发现了我还是很喜欢做演员的。”

从小喜欢音乐的徐百慧自认为在音乐上是有一些天赋的,还有导演称她是“被演戏耽误了的歌手”,早年间徐百慧也参与演唱了一些影视剧的歌曲,比如《暖春》的主题曲《花儿》,也为自己主演的电视剧唱过主题歌。

徐百慧说,她还有一个梦想:有生之年演一部音乐剧,“我是挺期待这个画面的。”

大二出演《小留学生》 起点高却准备不足

2004年,徐百慧在中戏读大二时,主演了励志剧《小留学生》,在剧中饰演女主角刘莼,这是她的首部影视剧作品。那段经历对徐百慧来说就像“梦一场”,稀里糊涂去试镜,稀里糊涂通过了。

而在确定由徐百慧出演这个角色之前,剧组已经面试过不下五百位演员,因为这部剧对演员的要求很高:台词全英文,演员必须会说一口流利的英文,还必须是专业学表演的。徐百慧各方面的条件都符合,之前准备出国特意考了托福,想不到在这里派上用场。只是第一次拍戏,现在回想起来,好像“稀里糊涂”就拍完了。

“从这部剧开始进入影视这个行业,也不知道这部剧怎么拍完的,每天怎么过的现在也都想不起来了,当时年纪小,可能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

唯一留下印象的是在国外拍戏那段时间,剧组的摄像、灯光等都来自国内,徐百慧还充当了大家的翻译。当第一次看到自己出现在荧幕的时候,一方面觉得“我还不差”,另一方面又有点不忍直视。

“在镜头面前你所有的问题会被放大,放大了之后就会无法直视,觉得这个是我吗?”后来徐百慧通过这部剧总结了自己的问题,说台词太过字正腔圆,太过用力,连带着有一些小动作,看起来很不舒服。

“还是太没有经验了,所以人都是从无到有的一个过程。也是一个非常难忘的经历,对我来说起点还是挺高的,但其实我觉得我没有准备好迎接这些机会的到来,真的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出道18年,不惑之年不去焦虑现在就是最好的年纪

出道18年,徐百慧对自己每个阶段的状态都是平静和释然的,她认为没必要总是把年龄挂在嘴边,总是用年纪来提醒自己,更没必要因此而焦虑。

“我爸总跟我说一句话,他说人一定要有自信。一个人有三个年龄,一是身份证年龄,二是心理年龄,三是社会年龄,现在社会发展太快了,信息量太大,哪有工夫去焦虑?就像我每天我还沉浸在于虹的世界里,想着怎么把她演好,赶超去世之后,第二天我应该是无声的崩溃,还是歇斯底里,想的都是这些问题,哪有时间因为年龄而焦虑。”

现阶段,徐百慧反而觉得这是自己最好的年纪,因为她从没觉得女演员吃的是青春饭,“所谓出名要趁早,这句话害了很多人,这个价值观完全不对。人在30岁到40岁是一个黄金的年龄,你的人生经历、阅历都到了一定程度,作为演员,在最好的年纪可以去塑造不同的角色,能让观众从中有一些收获或者感触,这就是作为演员最大的成功。”

从业以来,徐百慧演过女主角,也“打过酱油”,有人说徐百慧离大红大紫就差一部剧,但这从来不是徐百慧想要追求的,“我从来没把自己当成配角,我觉得我就是主角,观众喜欢看谁,不是因为谁的戏份多,观众是最公正的,他想看谁,目光就会跟随着谁。所以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角色要一个一个地演,然后一定要记住作为女孩子喜欢自己比喜欢世界重要。”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寿鹏寰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