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甘肃君谙律师事务所 > 厂房设备 > “天分有限”的高圆圆,打了多少演员的脸?
“天分有限”的高圆圆,打了多少演员的脸?
发布日期:2022-08-03 07:26    点击次数:114

《十三邀》蛮好玩的,看起来仿佛没什么热度,但时常因为嘉宾的独特性,时常会小小地出个圈。

这次高圆圆上《十三邀》访谈的片段,又被单独截出几段来,在网上疯传。

主要就是这一段,她说自己“作为演员的天分是有限的”,无法展示出自己期待的那种效果。

就……怎么说呢,如果换别人,张曼玉、巩俐啊,包括林青霞她们,说自己演戏没天分,我们都要说一句过分,姐姐你不需要这样凡尔赛。

而高圆圆呢,起码我就觉得,啊这~

虽然我们也不在乎,但是你居然是知道的。

但她也不是第一次说这种话,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就提到过,自己有做演员的野心,但无奈能力不能与之相匹配。

年轻时候误以为自己只是缺少机会,后来才发现原来是缺乏天分。

她说在早期拍电影的时候,导演们都只想要一个纯天然的女学生,谁也没教她怎么演戏,都是让她“别演”,只做自己。

可能正是这样的安排,导致后来她拍一些真正复杂的角色的时候,感觉都使不上劲,总之都不是那个味道。

发现这一点之后,就对自己挺失望的。

其实现在来看,高圆圆倒也不是谈不上“演技”,只不过她最活跃的时代里,大花们都太厉害,各方面的那种厉害,就衬得她好像平平无奇,除了长得好看好像确实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

可是长得好看难道不是天赋吗,她能在十几岁就被星探看中去拍广告,这天赋就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许知远和高圆圆俩人都不是健谈的,时常相顾无言,出现或短或长的沉默,但我始终没办法从高圆圆身上挪开眼睛,她真的好漂亮啊~

连发丝都是好看的,然后一回头,啊~

之前看电视剧里她感觉很疲惫,可是这拍摄时间应该还比电视剧要迟,可看着状态就特别好。

不知道怎么化妆打光的,连颈纹都不怎么明显。

俩人一起听老狼的歌,许知远带点害羞地说,高圆圆完美符合90年代校园民谣里的“漂亮的女生”。

她确实是整整一代甚至几代人心中的校园女神,我周围的直男朋友们,没有不喜欢她的~

我十几岁的时候还不能理解,觉得她没好看到那个份上,真正觉得她好看是到《搜索》以后了。

《搜索》的角色算她比较少有的,但我的关注点全在穿搭上,这么俗气的打扮,她硬是穿出一种富贵渣女的气息~

她笑眯眯地对许知远说,我们俩没差几岁,你成名很早,我看过你的书。

许知远连说话都哆嗦了,小jio激动得无处安放。

但我不会笑话他,因为如果我在场,我的目光附着在高圆圆身上那种拉丝的程度,可能会让她产生不适。

不仅美,她的表情也是很放松的,无论是穿衣风格还是说话的方式,总之让你看着非常舒适自在,不会有一种她刻意在拗一种什么姿态的感觉。

当然如果这也是拗出来的,麻烦都往这个方向努力。

从前我看过别人写梅艳芳演戏,说她戏里哭得情真意切,下了戏马上眼泪一擦开始招呼打麻将聊天。然后那边导演一喊开始了,又秒变戏内的状态,切换自如。

高圆圆说的天分可能是这种,就是会很天然地就知道自己需要怎么做,也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梅艳芳演《胭脂扣》的时候才25岁,放现在正是要甩开膀子演古偶的年纪。

而高圆圆呢,上海维思智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她说自己为了戏感,就一直很努力地保持在悲痛状态里,不允许自己解脱。

这是一种伤害性挺大的表演方式,但也和“体验派”的理论里,要求演员“成百上千次地重复感受角色的情绪”这样的内容基本一致。

可是现在市面上多少演员,都会号称自己是“体验派”~

和“体验派”一样百搭的是“信念感”,反正我就是信了我演的角色~

我就这样演,你爱信不信~

有很多人的“体验派”最成功的经验,可能是他们最后假戏真做因戏生情。

但是高圆圆至少还能做到坦诚,说自己不敢分神,说得出当时看书的内容,而不是云淡风轻地来一句“体验派”和“信念感”。

相比之下也是真的是,有在努力了。

这么多年来大家都对高圆圆的演技,好像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一方面是就觉得她很好看,光看脸就赏心悦目了。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虽然不突出,但也没有那么垮。

她有热播剧,已经成为经典。

《咱们结婚吧》可能因为黄海波后来人们都不怎么回顾,可是当时也着实是大热剧。

之前看了《完美伴侣》,只能说是剧情太离谱,连累了演员们,导致坊间有“女神复出,收视扑街”的评价。

其实高圆圆作品是不差的,一开始出道就是《爱情麻辣烫》。

又有《十七岁的单车》和《青红》这样的童年女神标配青春文艺类型。

《青红》拿了戛纳的评审团奖,按现在很多粉丝的思路,不管是导演拿奖还是影片拿奖,都是我家哥哥姐姐的功劳,个人战绩海报上无比要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姐姐都愿意卸妆演文艺片了,还要什么自行车。

但是高圆圆说,《青红》本来属意的是王珞丹,她只是临时被拉去救火的。

而她当时在拍古装剧,和电影是两种模式,她又很难改换。再加上母亲当时身体就非常不好了,她其实已经是不想拍却被迫完成任务的状态。

后来《青红》去了戛纳,她也无法体验到别人的那种终于被人肯定的乐趣。

因为她觉得自己做得并不好,这个电影的成功似乎跟她无关,因为她都没有完全投入进去。

一个特别有能力的人,还谦虚谨慎,那自然是锦上添花。

但一个能力没有特别突出的人,被众星拱月很多年,都还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非常坦荡地承认,无疑也是难得可贵的。

高圆圆始终被人夸奖和质疑的,似乎都是外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其实也很抗拒别人提到外貌方面的事情。

但她又不是那种会公开表达反感的人,用许知远的话说就是,她通过“无视”外貌这件事,来回应和克服那些伤害。

这也许是属于“乖孩子”的那种反抗,高圆圆最被人质疑的另一点,也就是她好像过于温和平淡了,甚至到了有点乏味的程度。

她曾经因为害怕面对差评删光了博客里的日记,也没有像别的明星那样忍无可忍地爆发一次。

内心的躁郁甚至没办法直接宣泄,需要借助音乐表达。

高圆圆出身于高知家庭,她虽然成绩没有那么好,但从小就十分听话。

这次《十三邀》里除了“天分”之外的另一个梗,是她上学的时候不出来吃小吃,因为“学校不让”~

都是北京姑娘,她身上就没有杨幂、关晓彤那种很浓的“北京大妞”气质(没有说大妞不好的意思),倒是跟刘诗诗的感觉有点像。

但她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家教严格”的孩子,虽然出身知识分子家庭,家人却不怎么要求她,父亲只希望她自由地出去闯荡。

一般这样的情况,孩子可能就完全放飞,但高圆圆恰好是属于那种,“我得对我自己有要求”的人。

我在生活中见过这样“自己鸡自己”的人,通常会在某些方面格外用力,尤其是自己特别重视的地方。

像高圆圆母亲生病的时候,家人都没有对她提过什么要求,但她自己已经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认为所有的事情都会耽误她在家的时间。

甚至拍戏的时候都会觉得,用了许多时间效果也就如此,还不如多陪陪家人。

而这样的拧巴,是需要靠很多的自我调节,很多外在的鼓励和肯定,才能最终完成和解的。

看到高圆圆这个采访,一下让我想到她曾经的搭档,后来变成好闺蜜的贾静雯。

贾静雯也是从小就演戏,长得清纯漂亮,可她的经历比高圆圆跌宕很多。

早年为家里还债拍戏玩命工作,后来好不容易结婚,却迅速落入渣男的陷阱,又因为婚变几乎跌入谷底。

和她相比,高圆圆的演艺生涯虽然“平淡”,却是非常幸福的那种平淡了。

她后面的婚姻和高圆圆的也有不少相似点,都是姐弟恋,当初都不被看好,但延续至今似乎也都经营得不错。

尤其贾静雯,当人们以为她此后就是安安逸逸地养孩子,接一点工作,平淡生活的时候,她却忽然开始发力。

接连两部大戏,人到中年一举拿下影后视后演技大奖。

虽然金马现在只是自己和自己玩,但贾静雯的演技是有目共睹的。

何况她前半生如此波折,到年近五十、周围同龄演员都开始半退圈的时候,一举拿下金马奖,这个故事无论如何都很振奋人心。

演妈妈也并不是就世界末日了。

贾静雯一开始的演技未必有多突出,只是她仍有机会能演出,并且适时抓住了这些机会,持续进步,没有辜负自己这么多年的生活累积。

如果不是半生痛苦真实可感,她光靠“体验”,很难演出《我们与恶的距离》里的状态。

演员如果没有自己的生活经验代入到角色里,又缺乏对角色的敏锐感受,无论什么“派”都是空谈。

看到很多流量粉丝自诩偶像是“体验派”,还看不上用技巧,话里话外觉得“方法派”的表演痕迹太重。

就,放心吧,你看不上这些类型,你家哥哥姐姐但凡会一种,也不至于这么烂。

其实任何行业,无论天资如何,只要愿意下足苦功夫,最终都能取得不小的突破,乃至登堂入室。

当初入行是被人推动着懵懂前进,但后来既然还是选择了这行,多多少少还是有所追求的。

可是“下足苦功”这几个字,就足够吓退很多人了。

一来他们觉得捞完钱就好,实在没必要;

二来可能错过某些关键的时间节点,内心的向往也就不再那么强烈了,日子如果过得去,就更不会强求。

一个无法“放肆”的人,可能也注定无法完全放开自己,全力塑造角色。

她能磨炼演技的那段关键时间,已经在之前悄悄流逝了,表情是带着遗憾的,或许她也知道自己的突破机会可能不多了。

与其在《完美伴侣》们里消磨好感,还不如保持距离。

《十三邀》里她关于“天分有限”这段话说出来之后,大家的反响很强烈。

并不是因为大家都认为她在谦虚,而是觉得相对于她的自我反省,当下这些技术稀烂却意外自信的所谓的演员们真的也过于拉胯了。

她觉得自己因为美貌被关注,演技平平却一直有工作主动找上门,已经算是被眷顾了,是她自己刻意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而已。

但其他因为美貌上位的流量女演员,用演技伤害观众多年,还说自己就值这么高的价格。

高圆圆说同学们都不觉得她去拍戏拍广告有什么厉害的,于是她自己也没觉得怎么样,我们都能信。

因为她平时体现出来的状态确实如此。

可是也有的演员,被强捧着塞了无数顶级资源,成为几乎所有戏里的演技最低谷,却能评价同片演出的影帝是“努力型”。

面对批评只觉得自己无辜,同时沾沾自喜地觉得自己“怎么没有天赋呢”~

怎么说呢,就算是纯粹的花瓶,也还真的是从前的质量好啊。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