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甘肃君谙律师事务所 > 产品与解决方案 > 我们没有退 也没有忍 不必失落
我们没有退 也没有忍 不必失落
发布日期:2022-08-23 10:24    点击次数:141

作者:星话大白 来源:大白话时事 已获得转载授权

8月2日晚上落地的事情,已经过去三天了,相信大家情绪也已经平复不少,可以重新冷静下来思考问题。

其实我们只要冷静下来思考,就会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失落呢?

完全没必要失落。

我们对这次佩洛西窜访,又不是说完全只是嘴炮应对,没有动作。

8月4日中午准时开始的“围岛”军事演训,就是我们实质性的反制动作。

其实仔细看看这6片军演区域,有3片已经是进入对岸12海里以内。

西南那块是贴着对岸第一大港口,北部两块是呈犄角之势贴着对岸核心经济圈。

到时候大规模军演,应该会起到实质性封港的效果,这个其实意义很大。

已经超过96年台海危机,是我们朝着收回对岸迈出关键一步。

结果这么意义重大的军事演训,在8月2日晚上公布后,却淹没在一片情绪低落的失落感里。

这是不正常的。

究其原因,是我们预期管理没做好。

01

如何做好预期管理

并不是简单降低预期就叫做预期管理。

更关键的是,事先引导的预期,要能准确,跟实际结果不能偏差太大。

这次,其实我们也不是一定要针对佩洛西的飞机,做什么动作。

我们“严阵以待”即可。

但从7月19日外媒开始炒作佩洛西窜访后,我们舆论、媒体的预期基本就集中在针对佩洛西的动作,比如伴飞,甚至还有人说要击落。

然而,我们的舆论预期,缺乏对于一旦佩洛西落地后,我们应该如何反制。

对落地后如何反制的预期,我们舆论的讨论是相当不足的,我看一些比较有影响力的人或媒体,基本没提出这样的预期。

假如,在佩洛西这次窜访之前,一些比较有影响力的人,或者半官方的人,能出来引导舆论预期,讨论一下如果佩洛西落地,我们会如何反制,比如可能出现这种“围岛”演训,让民众对这种可能性有充分预期的话。

这次佩洛西落地,我相信不会造成如此大的舆论落差,就不会让民众产生如此巨大的失落感。

因为,之前舆论的预期基本集中在我们会如何针对佩洛西飞机的讨论上,这导致民众基本预期我们不会让佩洛西的飞机落地。

所以,大家一看到佩洛西落地,就认为我们怂了,从而产生巨大的失落感。

但我们实际上并没有怂。

在22点55分,佩洛西人确认出现后,我们在23点02分就发布了这次“围岛”军事演训。

结果这么意义重大的军事演训,被淹没在巨大的失落中,还遭受了一些冷嘲热讽。

这也不能怪民众出现这样情绪化的情况,我们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是极其理性的,那是不现实的。

就连我这样比较理性的人,当时一看到人落地,都不可避免产生失落感,更别说别人了。

所以,这次主要就是我们预期管理没做好,才导致民众有这么大的失落感。

我认为,这是我们需要反思的一次失败的“预期管理”。

所以,预期管理不是简单降低人们预期,更关键是要能给出准确的预期,不要让现实结果和引导的预期,产生过大偏差。

这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去进行预期管理,我们普通民众自然是想说什么都可以。

做预期管理,更关键是一些官方或者半官方,这种说话比较有分量的人,要能准确引导舆论预期。

当然,在这件事情上,要做好预期管理,也是有一些难度,比如很多事情可能要到最后一刻才能做决定,变数比较多。

而且有些事情可能要提前保密,官方不适合提前准确说出一些预期。

但是,这也是有办法解决的。

比如,美国最擅长做的,就是让媒体引用“知情人士”的话,去故意泄露消息给媒体,来进行预期管理。

或者像美联储做预期管理,是直接让一些决策者出来说不同观点,有鹰派观点,也有鸽派观点,这样至少可以让市场预期比较充分化,而不是让市场只笃定某一种预期,让预期极端化。

事先,大家预期越多样化,事后就越不容易产生太大偏差,因为各种可能性都讨论过了。

我们这次主要问题, 莱州艺诺工艺品有限公司就是大家过于集中预期,我们不会让对方落地,才产生这种巨大的失落感。

所以,是可以让一些真正有影响力的人,去引导舆论去做充分讨论各种可能性,而不是集中在某一种可能性。

结果,这次舆论对各种可能性的讨论不充分,特别是对落地后,我们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有力反制,讨论不充分。

导致民众普遍认为,只要让人落地,就是我们输了,就是我们怂了,缺乏对落地后的预期。

我认为,这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我们还是得好好反思总结,避免下次出现类似情况。

我总结做预期管理可以有几个要点:

1、让关键的人做好准确预期引导,不要让预期跟实际结果偏差太大。 2、让重要的人做好预期多样化引导,让舆论预期有很多种结果可能,这样不管出现什么结果,都可以接受。 3、故意抛出更糟糕预期,调低舆论预期,让本来不太好的结果,也能有充分预期,增强舆论接受糟糕结果的韧性。

预期管理的作用,是通过预期引导,让实际结果出来的时候,舆论和市场不要出现过激反应。

所以,舆论工作者,特别是自媒体,不要随便去发泄情绪,要引导理性讨论。

我们舆论确实不善于做预期管理,这是我们需要不断去改进来提高。

02

我们没有退

现在事情也过去三天,大家应该已经从一开始的这种情绪化反应走出来,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冷静、理性的去思考这件事情。

我在8月2日的文章标题写着《今夜,我们退无可退,忍无可忍》。

在人落地后,就有一些人跑来说我被打脸了。

但现在仔细想想,有被打脸吗?

我们退了吗?我们忍了吗?

我们要是退了,忍了,会有8月4日这次贴着对岸的“围岛”军事演训吗?

我们只是没有像大多数人预期的那样,在8月2日晚上直接有一些实质性动作。

我能理解大家比较期待,8月2日佩洛西一落地,我们就马上有各种实质性动作,包括我自己也很期待。

甚至不少人还期待,只要对方人一落地,我们就直接大军压上,收回对岸。

然而,现实不是爽文。

一场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是需要提前很久去调度的。

并不是说,我们一碰到某个突发事件,就可以“怒发冲冠”,就直接手起刀落,干净利落的把对方解决。

这只适合在小说里演绎的爽文。

但现实就是现实,很多时候,现实是不够爽的,我们需要给现实里的真正行动,更多的时间。

8月4日的这次“围岛”军事演训,其实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否则,G7和欧盟外长,就不会针对我们这次“围岛”军事演训,发表声明。

这说明,我们在佩洛西落地后,采取的这一系列军事演训行动,是对的,是戳中了对方痛脚。

这也说明,西方国家在佩洛西落地后,从一开始庆祝的氛围中醒悟过来,开始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个“围岛”军事演训是我们实质性的在对美国这种拱火行为的反向切香肠。

这次佩洛西窜访,我们让她落地。

但我们把军事演训的区域直接深入到对岸12海里之内,贴着对方南部第一大港,还有北部核心经济圈。

那么,假如以后布林肯也窜访。

我们的军事演训,可能就要直接覆盖到对岸控制的外部岛屿。

如果变成拜登也窜访。

那么我们的军事演训范围,可能就会变成覆盖全岛。

你们要窜访,我让你落地。

但你每落地一个更高级别的人,我就往实现收回对岸更进一步。

你切香肠,我也反向切香肠。

总不能美国扔了一对Q,我们就直接把王炸扔出去。

从这个角度说,我认为我们这次8月4日的“围岛”军事演训,已经是跟佩洛西窜访是同等级别反制措施。

而且这也只是我们第一步,我们说了我们对佩洛西窜访这件事情的反制,不是一次性的,而是持续性的。

我们这次“围岛”军事演训,基本是贴着对岸,其实很难说这样贴脸军演输出,不会发生点啥,会不会升级。

这个主要也得看对岸能不能忍住,会不会有什么反应。

假如对岸忍不住,有一些进入我们演训圈的动作,我们肯定会毫不留情的反击。

到时候万一擦枪走火,责任也在对岸。

我们这边就可以有很好的理由,采取更进一步的实质性动作。

而假如对岸只是做做样子,做一些象征性反应,不敢进来,不敢阻止,就让我们顺利完成“围岛”演训。

那么这就意味着,我们未来是可以隔三差五的进行这样的“围岛”演训。

03

不够爽 但有用

很多事情,最重要的是0到1的变化,有了1,就可以有23456。

这次我们可以“围岛”3天,下次我们可以围岛7天,30天。

我们把对岸最核心经济圈和港口,封锁住。

这难道不是实质性动作?

只不过这样的实质性动作,跟我们很多人的预期比起来,看起来是不够爽。

但很多事情,虽然看起来不够爽,不够直接,但却更有效果。

我们收回对岸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在和平统一的希望越发渺茫的现实面前,我们即使要武统,也可以有很多种武统方式。

作为民众,我们当然是可以只从“爽”的角度,希望越快越好,越直接越爽。

但作为国家,肯定是要统筹全局,去寻找一个可以损失伤亡最小的方法,毕竟对岸民众也是同胞,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我们肯定不会一上来就用一些看起来直接,但伤亡损失会很大的方法。

而一些伤亡损失最小的方法,肯定是需要水磨的功夫,是需要耐心,虽然看起来不够爽,也不够直接,也不够快。

但这是效果最好的。

比如,不一上来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而是通过这样隔三差五的“围岛”军事演训,来进行“困岛”、“穷岛”,先让岛内自己生乱。

这样看起来温和的方法,其实也是有实质性效果。

在如何收回对岸上,我们肯定有一些十分专业的智囊团、参谋团,在想尽各种可能性,制订了许多详尽的预案。

我们所做出的这些应对方法,肯定是在各种利弊权衡后,不断优化的一个结果。

在如何收回对岸这件事情上,我们还是要相信我们专业团队,所做出的决策。

所以,民众基于自己朴素预期,希望佩洛西一落地后,就直接大军压上,甚至直接各种火箭导弹犁地,给这些窜访的人一个充分直接的教训。

民众有这样的想法,这并没有错,毕竟我们也憋了太久了,情绪需要释放。

但是国家从统筹全局的角度出发,采取“围岛”军事演训,这种看起来比较温和,但实际更有效的实质性动作。

我认为,这也没有错。

只是我们和国家,是处于不同层面去思考问题,自然会得出不同的结果,会有预期差。

但把这种预期差减小,就是我们舆论工作者,需要去努力做的事情。

所以,我是希望,我们引导舆论的人,能更好的去做好预期管理,更好的跟民众解释清楚,国家采取这些行动的有效性和必要性。

我们不能在做不好预期管理之后,还不能把国家的行动意图让民众理解清楚,那样会把舆论高地拱手让人。

士气和民心都很重要。

我们在舆论宣传工作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虽然人微言轻,但我也会努力贡献自己一些微薄力量。

(免责声明: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叶檀财经立场。)

叶檀财经微信矩阵号

声明:由叶檀财经运营并管理的微信公众号有且仅有叶檀财经、叶檀股市、叶檀楼市、叶檀股市学院、叶檀财富、叶檀放心保,上述六个账号,请用户认准上述微信账号。但凡与上述微信账号不一致的公众号均非叶檀财经注册,也并非由叶檀财经负责运营管理,叶檀财经对其任何行为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请檀香们小心识别,谢谢!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